實地探訪?|空中最美改航:為送94位湖北兄弟回家

封面區塊鏈 該文章已上鏈 >

封面新聞 2020-01-30 01:15 171801

封面新聞記者 梁波 沈軼 刁明康

1月29日,武漢封城第7天。截至當天18時,全國確診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超過6000人,疑似病例數據更是直奔破萬而去。

自武漢首先爆發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以來,“恐鄂”情緒不斷蔓延。

而在1月28日22時許,上海浦東機場上空,一架空客A321客機,吉祥航空HO1340航班,本應降落卻繼續爬升高度,從28000英尺上升至31000英尺。緊接著,目的地經申請并得到更改:武漢!

機上,除11位機組人員,搭乘著94位湖北籍旅客。

23時09分,HO1340降落在武漢天河國際機場。

23時24分,旅客“攝影師婧婧”通過朋友圈感嘆:“我到了!親歷歷史!!”

顧全大局的“封城令”,讓武漢成為“孤城”。為送94位湖北籍旅客回家,HO1340航班巧妙利用規則的改航舉動,用“溫度”融化了這道“封城令”。

正如1月28日20時45分許,大阪關西機場,94位旅客全部登機后,吉祥航空日本營業部董姓總經理對所有乘客所說:

“今年春節過得有些坎坷,但是都會好的!”

“流浪兒”

不知道是什么時候起,身在武漢之外的武漢人開始自嘲自己是“流浪兒”。

作為HO1340航班94位旅客中的一員,陳先生加入了一個微信群,群名有趣:“武漢流浪兒在日本”。

陳先生,今年32歲,武漢本地人。1月18日,他和朋友去了日本旅行。計劃1月26日回家。

微信群里,群友全是到日本的湖北籍游客。有的人是疫情爆發前外出旅游,有的人是封城前“出逃者”。“從23號開始,都不重要了,都是流浪兒!”陳先生說。

1月23日,臘月二十九。武漢天氣很糟糕,整座城被濃霧籠罩。

身在日本的陳先生,從朋友處獲知了封城消息。他說,那一刻,感覺身體充斥著寒意,“我想到了《切爾諾貝利》,想到了《生化危機》。”

離開武漢之前,陳先生對新型冠狀病毒作過了解。他的工作單位,緊挨著華南海鮮市場。“上班時,我和同事有過討論,但沒想到會如此嚴重。”封城消息傳來,陳先生第一時間打開了微信,和家人互相確認了平安。

和陳先生一樣,1月23日清晨6點,攝影師婧婧在日本一覺醒來,突然發現“我不能回家了”!

婧婧于1月18日離開武漢,此行去日本,是陪同父母旅行。

“我們是1月28日的飛機回武漢,然后呢?進了機場還能不能離開?”在朋友圈,婧婧與微信好友的對話,字里行間充滿焦灼。

在外的人難熬想回家

“回家航班”取消信息,是第二天,也就是1月24日。

陳先生盡管已有心理準備,但真正接到消息時,心里仍然一緊。

陳先生打開手機,看了一眼微信群里,“流浪兒們”的話題始終是如何回家。 “我有想過,干脆暫時不回去了,朋友也這么勸過我。”然而,最終行動證明,“不回去”的想法僅僅是“口嫌體正直”。

從1月26日上午到1月28日下午17時,陳先生一直在尋找回家的路,因為“流浪兒也總是要回家的。”

“在家的人難熬想出門,在外的人難熬想回家。”1月27日,通過朋友圈寫下這句話時,攝影師婧婧想家的心情,如陳先生一樣。

更讓婧婧想家想得崩潰的時刻,是27日19時40分左右。當時,她和兒子七七視頻聊天。當她說“我們明天可能見不到了”,兒子哭著說“媽媽你一定必須要來。”

掛斷視頻,19時48分,婧婧通過朋友圈分享了她的心情。其中“我忍不住了!我太想他了!!!”連用四個感嘆號。

“你不能乘坐這個航班”

從哪里走可以回家?

陳先生經過多次篩選,確定了回家第一個計劃:1月28日,從日本飛回長沙,然后再想辦法回武漢。

此前,曾有媒體報道,從國外回武漢的游客被中轉地攔截隔離,陳先生決定提前打電話咨詢。

電話接通,聽陳先生表達意愿后,對方很不客氣地表示,“你為什么要從長沙入境呢?我建議你不要從這里入境。這種情況,我建議你不要回來了。”那一刻,陳先生懵了。

陳先生知道,時至1月27日,武漢封城第五天,許多人對于“鄂”字避之不及,身份證“4201”似乎也成了原罪。

攝影師婧婧與陳先生一樣“同病相憐”。

獲知回家航班取消時,婧婧馬上買了1月28日從大阪飛長沙的吉祥航空航班,計劃起飛時間1月28日17時。

1月28日中午12時,婧婧和父母來到大阪關西機場。14時,排隊值機,并接受了體溫測試。排隊來到值機柜臺,遞上護照,一位日本工作人員走了過來,用英語告訴婧婧:“你不能乘坐這個航班。”婧婧與其交涉,對方沒有給理由,而是給了兩個解決方案:要么選擇當晚19時55分飛往上海的航班,要么全額退票。

“我不想去上海,因為我知道之前有回武漢的乘客,落地上海中轉時,被要求隔離觀察14天。”婧婧說,這個時間她耗不起。

想到自己和父母的簽證期限是2月1日,婧婧先是決定住下來,改買別的航班。住進大阪機場附近一家酒店,婧婧又覺得“全額退票或許是口頭承諾。”于是,她花了40分鐘時間,坐火車返回了大阪關西機場。

“說讓你回武漢,你就能回”

來到機場,婧婧遇到了吉祥航空日本經營部總經理。“他好像姓董。”靖靖說。

當然,陳先生在大阪關西機場,也遇到了這位董姓總經理。在陳先生眼里,董經理身材微胖,“每次說話語速適中,每個字都吐得十分清晰,給人的感覺很安心。”

婧婧遇到董經理時,對方正在跟乘客解釋著什么。婧婧也湊了上去,向董經理介紹了自己的情況。

“你想去哪兒?”董經理問。

“我想回武漢”婧婧說。

“想回武漢,你就坐這趟飛機。”

“這趟飛機去上海,我買的是到長沙的機票。我不想去上海。”

“我說讓你回武漢,你就能回武漢,如果你相信我,你就坐這個飛機。”

“我酒店已經訂好了。”

“這個時候你還要擔心這些錢嗎?你到底是想回家還是怎么樣?”

此刻,董經理的語速有點急。

聽完這話,婧婧不再有二話,立馬去接父母來機場。

婧婧去接父母時,陳先生仍在微信群扒拉著信息。突然,在“武漢流浪兒在日本”微信群,一條消息讓陳先生眼前一亮:當地時間19時55分,將有最后一班大阪至武漢的航班。

看到消息,陳先生立即撥打消息內所附電話。對方告訴陳先生,只要購買了當天飛往上海的機票,并且在當地時間19時前到達大阪關西機場,就可以登上前往武漢的飛機。

買上海的票飛武漢?

陳先生有些疑惑,可歸家的急迫,讓他根本來不及多想,“我和我朋友登錄官網,趕緊購買了當天HO1336航班的機票,買了兩張公務艙,一共11570元。”

18時左右,陳先生和朋友到達關西機場。取了登機牌,看到“目的地:浦東”時,他心里仍打著鼓。

就這樣,拿著飛往上海的登機牌,陳先生和他的朋友,婧婧和父母,登上了HO1340航班。和他們一起登機的,還有89位乘客,大家心情一樣:想回武漢。他們手中登機牌,全部不是HO1340航班。

最初,大家都有點緊張。后來,陳先生眼中身材微胖的董經理來了,挨個幫忙處理各種問題。

20時42分,94名乘客全部登機。

20時45分,董經理再次出現在機艙過道上。他手舉機艙電話,通過機艙廣播說:歡迎各位乘坐HO1340航班,本次航班將飛往武漢……”話音未落,機艙有乘客鼓起了掌聲。

一段長44秒的視頻將這一刻記錄了下來。截至1月29日22時,這段視頻在社交媒體播放次數高達510萬次。

從視頻看,掌聲不是很熱烈。可陳先生說,“如果在現場,你會感受到這樣一種氛圍,就像是一片灰暗環境中,突然有了一盞燈,然后這盞燈,帶你走出灰暗。大家不是不表達,或許是表達不出來。”

董經理后來幾句話,讓陳先生有點哽咽。

董經理說:“歡迎各位回家……今年春節過得有些坎坷,但是會好的……”

說完,董經理轉身離開。動作很快,視頻沒來得及記錄下他的臉龐。

20時57分,HO1340航班從大阪關西機場起飛。航班APP非常準顯示離港信息:HO1340航班,大阪關西T1飛往上海浦東T2,預計1小時18分鐘后到達。

“今天HO1340,最美逆行者”

22時左右,航班APP非常準顯示,HO1340開始下降,預計11分鐘后到達。不過,飛機此時飛行高度為31000英尺。此前,在飛行途中,飛機飛行高度則為28000英尺。

飛機已飛抵上海上空,飛行高度沒有下降反而繼續爬升了?這意味著飛機不會降落在上海浦東機場。

果不其然,1月28日23時09分許,HO1340降落在武漢天河機場。

因配合防疫部門檢疫檢查,陳先生在飛機上又坐了近一個小時。1月29日凌晨零點過,陳先生走出武漢天河機場,他深深呼吸了一口空氣:“回家的感覺,真的很好!”

陳先生在等待防疫檢查期間,1月28日23時36分,自媒體“社長de晨翼尖”以《“這里是吉祥HO1340,現在申請改降武漢》為題,詳細披露了HO1340航班在上海上空沒有降落反而爬升的飛行狀態。至此,為送94位湖北籍乘客回家,HO1340航班空中改航直飛武漢的消息,開始在航空圈熱傳。

其實,早在1月28日21時30分,吉祥航空已通過官微發布了一張11人集體照,配文:“今天HO1340,最美逆行者!”

吉祥航空證實,這11人為當天執飛HO1340航班的機組人員。雙機長,一位副駕駛,6位乘務員和兩名安全員。抵達武漢后,飛機直接空機返回上海。11位機組人員,目前已接受醫學觀察,時間14天。

1月29日凌晨2時許,在接受封面新聞記者采訪時,吉祥航空客服回應稱,這個非常規操作,完全符合民航操作規范,一切行動,都是在請示明航總局后做出的。

1月29日上午10時26分,吉祥航空通過官微私信回復封面新聞記者采訪要求時進一步解釋說:吉祥航空基于滯留日本的湖北籍旅客返鄉心切的強烈訴求,決定執行HO1340航班飛行任務。

“客服與官微私信的兩次回應,包含豐富信息。”對客運航空有著較深研究的薛陳子解讀說,按照國際慣例,中國和國外航班涉及“對等航權”,以吉祥航空為例,吉祥航空開通上海浦東至日本大阪關西的航班,一定有一個日本航空公司對等開通這條航線的航班,甚至連機型可能都要一樣。這是很嚴肅的事情。因此,如在起飛前,吉祥航空告知日本方面,HO1340航班第一目的地是去武漢而非上海,飛機根本短時間很難獲準起飛。而起飛后并進入中國境內再選擇備降武漢,就合法合規了。

薛陳子認為,在日本大阪關西機場,吉祥航空應該是做好計劃的。從上海上空改道直飛武漢,要多耗費大概5噸油,在大阪機場,機長就可以定奪加油,日本方面不會過問。可以肯定的是,吉祥航空的這番操作,是和國內有關部門請示好的大策劃。“為了送94位湖北籍旅客回家,HO1340航班空中改航直飛武漢,戰疫時期,巧妙利用規則。值得肯定。”

【如果您有新聞線索,歡迎向我們報料,一經采納有費用酬謝。報料微信關注:ihxdsb,報料QQ:3386405712】

評論 14

  • 羅世洋 2020-01-31

    眾志成城,共同抗疫![得意]

  • 時光倒流526474 2020-01-31

    [害羞]

  • 時光倒流526474 2020-01-31

    [害羞]

查看更多

猜你喜歡

去APP中參與熱議吧

竞彩足球比分11月1号 大家乐湖北血流麻将 广东11选5 成都麻将实战100例大全 1992年欧洲杯比分 188篮球比分直播篮球即时比分网 河北十一选五万能码 贵州麻将胡牌图解 九游美女单机麻将 华东15选5 河内五分彩是人为吗 北京单场即时赔率 关于基金配资的规定 天海翼感谢祭番号 秒速牛牛开奖网站 篮球比分直播qq 投资理财平台-首推中欧钱滚滚